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电商

连续排队超250小时只卖一款面的拉面店竟

电商
来源: 作者: 2018-10-29 10:29:30

连续排队超250小时,只卖一款面的拉面店竟如此疯狂

你以为人们排队买喜茶很疯狂吗?还有更疯狂的。  日本一兰拉面上个月在台湾开分店后,连续250小时有人排队等待进店吃面。打破了世界上任何一家店的排队记录。之前记录的保持者,也是一兰拉面。2013年香港分店开业时,店外196个小时持续有人排队。  这还是一家24小时营业全年无休的拉面店——也就是说,在新店开业后的十天里,无论是半夜12点还是凌晨3、4点,不仅一直爆满,而且还一直有人排队。  台湾分店开业当天,11点正式开门营业时,已经有200多人等在门外,而里面只有60个座位。排在最前面的顾客头天晚上两点就来了,还有的人穿着一兰拉面文化衫。他们或是在日本吃过、或是在社交媒体上看到过一兰拉面,就想尝尝一兰的豚骨拉面——这是这家店菜单上唯一的食品。  只做豚骨拉面,并做到极致。一兰拉面的成功或许能给那些红餐饮提供参考。  中国从来不乏红餐饮店。从具有地方特色的沙县小吃、黄焖鸡米饭、江西瓦罐汤到打着互联标签的黄太吉、伏牛堂,和正流行的、有黄牛代买的喜茶,一轮一轮的热潮来给人们新鲜感,他们却难以摆脱火一时就被淡忘的命运,更别说将分店开到海外。  这些餐饮满足了制作简单、高度标准化、受众广泛、定价偏低、高频消费等特性。但在制作流程、经营策略与细节设计上,一兰拉面领先这些红餐饮好几条街。  一兰拉面,日文全称是“天然とんこつラーメン専門店一蘭”,直译为天然豚骨拉面专门店一兰。它的前身是1960年成立于日本福冈县的一家小面馆。因为实在好吃,吸引了很多顾客。后来经营小店的夫妻年事越来越高,没有精力扩大经营,就采用了会员制,只服务于常来吃面的会员们。这在当时是十分罕见的。  后来,一兰拉面在1993年引入了一名叫吉冨学的职业经理人,开始了在全日本的征程。吉冨学出任一兰株式会社,将最普通的大众消费者纳入一兰拉面的目标,定价1000日元(约60元人民币)左右,满足从学生、上班族到家庭主妇、老年人吃拉面的需求。  在众多经验战略中,树立品牌和聚焦品类是一兰的核心。吉冨学认为·,所谓品牌是人们一提到这家产品就想到的东西。比如说到爱马仕,人们会想到有钱人,说到东京银座,会想到高级。  那么说到一兰拉面会想到什么呢?首先要是一家做拉面的店,所以不要增加炒饭等品类。其次,“专营店”的概念必须要被强调出来,只经营一个品种的专营店会给人留下更深印象。比如海胆寿司店、沙滩拖鞋店、只卖红色袜子的店等。所以吉冨学把品类设定为豚骨拉面,因为一兰拉面就诞生于被称为“豚骨拉面圣地”的博多。这样,人们提起一兰拉面,就会想到豚骨拉面,和北海道拉面、普通的味增拉面、酱油拉面等区别开来。  “让人们对品牌留下这种印象,就能自动地产生话题,引发传播,形成口碑。”吉富学在一场演讲中说到。  这将省下一大笔宣传费用。在媒体上,你确实很难看到这家公司主动做宣传,吉冨学也很少接受采访或是披露企业的发展近况,只有一些开分店的消息见诸报端。但在社交媒体上,有的地方的一兰拉面甚至成了当地必去“景点”,被Yelp等各app推荐。明星也自发晒出在一兰拉面吃面场景。  另外更重要的是食材与味道,这是一兰拉面得以成功的基础。博多拉面已经很有名,除了传承当地拉面制作工艺、食材考究之外,一兰在酱料与骨汤上独具特色。  比如加在拉面中间的辣汁就是一兰特别配置的,其中有30多种配料,经过无数昼夜熬煮而成。这种酱料的材料与制造方法只有四名员工知道。无心插柳,在拉面中间加上辣酱的摆盘方式也被其他拉面店沿用,成为日式拉面的特色之一。  拉面的精髓豚骨汤也采用了独特的熬煮方法,可以去除豚骨的腥味。熬出来的豚骨汤会经过专业师傅的品评,只有浓度、味道与香味达标后才能端给顾客。一兰拉面还有一条“汤倒进面碗后30秒内要放入面条”的规定,保证汤与面的品质。  除此之外,还有一些细节设计能让顾客在吃面时感觉到“小确幸”。  常常被人提起的是一个个被隔开的座位。为方便独自用餐的顾客,部分座位间有一道木板隔开,形成了一个单独的就餐空间,每个空间中配有饮用水龙头、调味料等,让顾客可以专心的享受拉面。这也受到了很多女性顾客的欢迎。在日本,女性顾客不习惯独自去快餐店,仿佛给人没有品位的印象。一兰拉面虽然也是家快餐店,但单独空间的设计让女性顾客不用在意别人的目光。    一兰拉面店内  还有设有7个可选项目的点餐纸。顾客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去选择要多浓的汤、要多少葱花、多少肉。以及可以默默加面的设计——吃完面条还没吃饱的话,顾客可以把加面碟子放在餐桌的一个按钮上,店员会来加面。不用开口说话就能“悄悄的”加面,顾客对自己大食量的“羞耻感”也随之降低。  2016年,一兰拉面的营业总收入是174亿日元,约合10亿人民币。这不是一个很大的数目,和鱼火锅“新辣道”相当。  作为对比,新辣道在全国有200余家直营店。而一兰拉面店铺数少,且没有加盟模式。截至目前,一兰拉面共开了70家分店,其中三家海外分店,分别在纽约、香港和台北。  正是这种严格的品控,让一兰每家分店的味道都有所保障。在纽约布鲁克林分店的旁边,一兰甚至还建了一间工厂,专门生产加工所需面条及调料。管理这这所有店面的,是一兰株式会社的295名正式员工,和5000多位兼职者。  在国内,同样有一些红餐饮红极一时,推出过几款爆款,但结果却是不温不火。  曾经因煎饼果子火起来的黄太吉经历两次转型失败后,彻底失去往日光环。黄太吉在2012年成立后,借助营销迅速吸引眼球,人们都想去这家红店来套煎饼果子。  可是好景不长,2014年,黄太吉以参股或子公司的形式推出了各类品牌,包含饺子、小火锅、冒菜等多个品类,一年后子品牌就陆续因经营不善传出倒闭消息。2015年,黄太吉转型做外卖平台。之后却有大量实体店关闭,外卖合作商家集体出走。近一年多,黄太吉在市场上几乎没了声音。  反观黄太吉的传奇陨落史,在饮食的基础标准——好吃这件事上,他们没有太多声音,并未形成好口碑,却一次次因老板的百度技术宅背景、开奔驰送煎饼、美女老板娘等受到关注。资本进入后,黄太吉的品类开始扩大,却终究因为缺乏聚焦,每个品类都经营不善而兵败。  在黄太吉之后晚一年成立的雕爷牛腩,也在风靡一时后陷入了同样困境,沦为“路店”。  目前处在风口浪尖上的喜茶,又能火多久呢?这家奶茶店成立于2012年,原名皇茶,去年改名喜茶后迅速积攒口碑,媒体开始报道这个排几小时队才能喝上的奶茶店。人们出于好奇、炫耀的心理纷纷去排队,一次次再社交媒体上形成传播。  但是,如果只有这些必然会陷入火过就死的困境,最重要的仍然是奶茶本身。喜茶的创始人CEO

、聂云宸不久前接受采访时透露了他们制作奶茶的工艺,包括茶汤100° 高温水,60s

高压萃取;每个茶袋只用一次,最大程度保证茶香;茶种类繁多,来自不同地域;澳洲进口块状芝士、配上欧洲进口的鲜奶,打造优质奶盖等。  目前,喜茶已经在开有50多家分店。要想走的更远,需要严格控制每家分店的质量,并不断优化口感和体验,时时警惕扩充品类和增加门店的“坑”,摆脱红店魔咒。  营销终究只能带来一时的眼球,实在难以形成长久的口碑。味道不好的话,只能透支人们的信任,引发投资人“风口来了”的感慨。  像一兰拉面那样,专注做好一道菜并做到极致,是一个最简单、却又最难做到的事.

葵湖壹号
长江楚韵
天英月珑湾

相关推荐